• 会员免费下载
  • 全站可下载
  • 每日更新
  • 尊贵会员铭牌
  • 专享高速下载
  • 享有专属客服
立即开通会员买1年送1年
  • 正版授权 商用无忧
  • 版权协议保障
  • 多人使用 高效便捷
  • 正规发票 报销无忧
立即加入企业VIP送京东购物卡
登录注册
游客您好
不支持第三方账号登陆
  • mfsun.com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9:00-21:00

    周末及节日:9:00-18:00

  • 手机版二维码

    随时手机查资源

  • 扫描二维码

    加入官方VIP

admin 管理员
  • 未知地域
  • 356410发帖数
  • 355606主题数
  • 2关注数
  • 42粉丝
推荐下载

祝义财收购中央商场,行贿超3000万元,春节前回家了

[复制链接]
admin 发表于 2019-1-25 17:14: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江苏前首富祝义财失联之谜揭晓

祝义财失联之谜揭晓:为收购中央商场,行贿超3000万元

失联约1400天后,祝义财归来让各方都充满期待,但他失联的原因却像谜一样。
这位一手缔造“雨润系”千亿帝国的江苏前首富,与中央商场的关系剪不断、理还乱。从2004年开始,祝义财携同江苏地华实业在二级市场连续买入南京中商(即“中央商场”),最终通过10余次举牌,在2009年成功控股上市公司。纯粹以二级市场买入收购上市公司,这种方式可谓罕见。

罕见收购的背后,是惊人的幕后交易。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独家获取两份中央商场前高管的判决书,揭开了这起罕见收购背后的谜团:

祝义财分别向南京中央商场股份有限公司时任董事长胡晓军、时任总经理廖建生等人行贿超3000万元,并从中央商场“借款”4000万元,用于收购中央商场。目前,相关高管已因犯受贿罪、挪用公款罪获刑,而祝义财则在他们获刑一个月后,回到了南京。

2015年3月27日,中央商场(600280)发布公告:祝义财已经被检察机关监视居住。

2019年1月22日晚间,中央商场发布公告:祝义财已回到家中。

受此消息影响,雨润食品(01068.HK)股价直线飙升,昨日暴涨29%,今日早盘也一度飙升21.50%,此后逐渐回落。两天内累计涨幅逾30%,自1月14日以来累涨约70%。而中央商场则已经连续两日涨停,从1月11日以来累计涨幅达41%。





向中央商场核心高管行贿超3000万

南京新街口,80多“岁”的中央商场,坐拥“中华第一商圈”核心地段。

1992年4月,原南京市人民商场改组成立中央商场股份有限公司,改制后为国有控股企业。2000年9月,中央商场股份有限公司在上海证券市场挂牌上市。





这家致力于打造百年老店的商场,最终于2004年与祝义财的名字联系到了一起。以食品加工起家的祝义财,当时已带领雨润到达食品行业的巅峰,他随后将将目光转向了多元化。2002年5月,雨润成立江苏地华房地产发展有限公司(现名:江苏地华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江苏地华实业”),正式进军房地产,拉开了多元化发展序幕。

开报道显示:从2004年开始,祝义财携同地华实业在二级市场连续买入南京中商(即“中央商场”),最终通过10余次举牌,在2009年成功控股上市公司。纯粹以二级市场买入收购上市公司,这种方式可谓罕见。事实上,此前还有一家很有实力的企业也有收购中央商场的意愿,甚至被中央商场管理层看好,但最终胜出的却是祝义财。

在这背后,是祝义财与中央商场时任董事长胡晓军、时任总经理廖建生等人的幕后金钱往来。

2004年,祝义财通过他人与胡晓军取得联系,随后向胡晓军、廖建生、颜迪明表示其想从二级市场收购中央商场股份,希望获得他们的支持。

判决书显示:为了逐步收购并控制中央商场,祝义财向中央商场核心管理人员,即时任中央商场董事长的胡晓军,时任副董事长、总经理的廖建生和党委书记、副董事长的颜迪明(均另案处理)事先承诺给予其三人额外利益,要求上述三人帮助其收购中央商场股份。

这三位核心高管同意了。

2005年10月,胡晓军第一次在祝义财办公室收受现金30万元。此后祝义财每年都会给胡小军送钱,并在2006年12月送给胡晓军一套房。该房产当时价值88.8万元,胡晓军三年后将房产转售他人。判决书显示:2005年至2014年期间多次非法收受祝义财所送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908.8万元。而廖建生收受财物折合人民币1232.2万元,其收受的房产同样被卖掉了。

用中央商场的4000万收购中央商场

在收了祝义财的“财”后,胡晓军等人在内部和外部配合其收购并配合其和政府沟通,维持员工稳定、收购职工股,配合其不释放利好,压低利润等以保证以低价收购。在收购成功后,又集中释放利好,导致股价上涨,帮助其获取巨大的经济利益。

此外,祝义财甚至从中央商场“借”出4000万元,用于中央商场的收购事宜。而胡晓军考虑祝义财已答应事成之后会给好处,就答应借款给祝义财使用。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从判决书中注意到,2004年7月至9月,祝义财因其控制的江苏地华公司等收购中央商场股份需资金,遂向中央商场董事长胡晓军提出向中央商场借款助其收购。胡晓军为谋私利,以委托南京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南京常府街证券营业部、镇江证券营业部理财为名,擅自决定将中央商场资金计4000万元,借给祝义财用于收购中央商场股份。2004年10月,上述钱款均已归还。

10余次举牌的背后,是祝义财的精准“打击”。原来在二级市场收购前,他通过他人向胡晓军讨要股东名册,以便分析收购对手等信息。

在各方的配合下,祝义财的收购非常顺利。

2005年2月19日,江苏地华公司从二级市场收购中央商场23.17%的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2007年4月10日,江苏地华公司通过二级市场收购中央商场股权,持股比例上升为29.49%;2009年11月10日,南京国资公司将所持股份中1600万股转让给祝义财,祝义财持股比例为17.95%(含从二级市场购得),江苏地华公司持股比例为29.49%。

2012年6月14日,南京国资公司再次转让股权给祝义财后,持股比例降为0.02%。此时,江苏地华公司持股为29.49%,祝义财持股为28.94%。

为压价连关两家门店,致中央商场损失数千万

祝义财收购的背后,是中央商场的巨额损失。

2006年股改完成后,很多持股员工提出出售所持股份,但胡晓军、廖建生、颜迪明没有同意,他们怕祝义财会不高兴。直到祝义财收购完国有股后提出收购职工股时,胡晓军才同意了。在与廖建生、颜迪明商定后,他在股东大会上宣布以低于国有股的价格转让职工股。

除了以较低价格转让职工股以外,10年前中央商场泰州店和淄博店的关闭,也曾引发广泛关注,而关店背后也有故事

中央商场泰州门店设立于2005年底,淄博门店设立于2007年9月。2008年底,祝义财指示相关管理者关闭该这两家门店。胡晓军等三人期初反对,因为他们清楚关闭门店会给中央商场造成更大损失,但后来董事会表决时却均表示同意。最终在2009年3、4月份,泰州、淄博门店相继关闭。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获悉,当时有职工表达了不解,虽然泰州店前期的效益不是很好,但也不至于突然间要关闭。此后泰州店员工、供货商等聚集在商场讨要赔偿。此后中央商场对职工及供货商赔偿数百万元。此事给中央商场带来负面影响,也进一步降低了祝义财后期收购国有股和职工股的成本。

判决书显示:上述行为正是胡晓军等人为配合祝义财收购国有股而做出的决定,此举最终导致中央商场损失数千万元。

祝义财此后以江苏地华公司名义向政府部门打报告,列举中央商场亏损及糊涂账等问题并夸大损失,以引起政府重视、增加谈判筹码,以达到以较低价收购的目的。

最终祝义财2009年5月成功收购了大部分国有股。而证人证言显示:关闭泰州、淄博门店给中央商场造成损失8000余万元。

中央商场前高管入狱,祝义财归来

在配合祝义财完成收购后,在相关管理人员的授意下,2013年中央商场又集中释放利润达3、4亿元,已达到拉升股价、做大市值的目的。祝义财则在江苏地华公司、雨润食品公司频繁提现,用于给胡小军等人发“奖金”。

一切似乎天衣无缝,直到2015年3月27日。

中央商场发布公告称,3月26日祝义财家属接到通知,检察机关于2015年3月23日起,对祝义财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

在祝义财被监视居住10个月后,中央商场原董事长胡晓军因涉嫌犯受贿罪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同年6月30日被逮捕。

在祝义财被监视居住12个月后,中央商场原总经理廖建生因涉嫌犯受贿罪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最终在2018年12月,胡晓军及廖建生获刑。

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和挪用公款罪,判处胡晓军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0万元,追缴被告人胡晓军受贿所得人民币1908.8万元,上缴国库;以受贿罪判处廖建生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60万元。追缴被告人廖建生受贿所得人民币1232.2万元,上缴国库。

中央商场两名高管迎来牢狱之灾,祝义财则在一个月后,通过中央商场的公告正式宣布归来。

一切就像是一出戏。


花20元就能拥有"上帝之眼"?智能摄像头破解方法网上公开贩卖

随着物联网进程加快,作为家庭安防设备的智能摄像头正走进千家万户。记者调查发现,如今网上出现公开贩卖破解智能摄像头的教程和软件。同时,有不法分子利用一些智能摄像头存在的安全漏洞,窥视他人家庭隐私生活,录制后在网上公开贩卖。

智能摄像头破解方法网上公开贩卖

记者在名为“云视通”“有看头”“360摄像机”的百度贴吧里发现,存在大量售卖家庭智能摄像头破解方法和家庭生活视频的帖子、留言,售卖价格从20至300元不等。卖家还宣称使用体验“犹如拥有上帝之眼”“科技改变生活”。

记者通过贴吧上的QQ号联系了多个卖家。在支付了100元后,一个名为“摄像头技术开发”的卖家要求记者下载一个名为“云视通”的智能摄像头APP,并提供了5个摄像头ID。操作并不复杂,只要在APP里输入ID和系统初始密码,即可实时收看他人摄像头的监控画面。有的监控频道甚至显示“5人正在观看”。

卖家还向记者推荐了名为“yoosee有看头”和“360摄像机”两款智能摄像头APP,操作和“云视通”类似,直接输入ID和初始密码即可实时收看。

画面场景包括卧室、宾馆、工厂、门店等。这些摄像头大都具有夜视功能,即使黑暗中,也能将画面拍摄清楚。有的甚至能实现“上下左右”角度调节、录像、24小时回看、抓拍等功能。

此外,记者以184元的价格向另一位卖家“新宇科技”购买了一款名为“终结者”的电脑软件,软件号称能够扫描破解家庭摄像头。记者依照使用说明,获取了多个家庭智能摄像头的直播画面。

一位长期从事智能摄像头监测的工程专家告诉记者,该软件类似一个IP扫描器,只要输入全世界任意地区的IP段,通过某品牌摄像头的特征搜索,就能找到IP段内所有的该品牌智能摄像头。如果摄像头密码过于简单或没有密码(弱口令),就能直接登陆系统,实施偷窥。

部分网售摄像头存“弱口令”隐患

当前,存在安全隐患的智能摄像头软硬件大量出现在电商平台上。

记者在天猫平台上看到,“云视通”智能摄像头已有旗舰店和专卖店,其专卖店在首页打出“中国安防行业领军品牌,得到千万用户认可”的标语。

“云视通”旗舰店的客服告诉记者,其品牌有的智能摄像头确有使用“云视通”APP,只要输入ID和密码就能实现监控画面共享。

记者还在淘宝平台上搜索“yoosee有看头”,出来的智能摄像头信息多达约1500条。在随机询问了部分商户后,客服都告诉记者,自家智能摄像头都在使用第三方的“yoosee有看头”APP。

一个贩卖“精品ID”的卖家告诉记者,尽管“yoosee有看头”新版APP已经修改了“直接输入账号密码看直播”的功能,但老版本在网上可随意找到,不影响实时收看。

记者在应用商店随机安装了10款智能摄像头APP。其中4款可以用弱口令注册账号,有3款可以不用注册直接连接摄像头设备,软件并未作出任何明显的风险提示和限定,有的软件支持连接多个不同品牌的网络监控摄像头设备。其中,一款弱口令智能摄像头产品在淘宝平台上的月销量近6000件。

杭州安恒信息技术公司安全研究院院长吴卓群曾为一些智能摄像头企业做过安全监测。他发现不少厂商的产品在软件设置上存在“不强制用户修改初始密码,甚至不设密码”的问题。

“尽管现在生产者信息安全意识有所提高,但值得担忧的是此前生产的存在安全漏洞的摄像头已流入千家万户。”吴卓群说。

早在2017年,国家质检部门就曾发布智能摄像头质量安全风险警示,指出在市场上采集的40批次样品中,32批次样品存在质量安全隐患。

堵住智能摄像头里的“黑洞”

专家认为,堵住智能摄像头里的隐私安全黑洞,需要多方联防联治、密切协同。构建立体防御体系,才能为智能摄像头的安全漏洞打上“补丁”。

“厂商是堵住隐私安全漏洞的第一道关。”吴卓群认为,厂商不能只为市场竞争,削减在恶意代码防护、云加密、弱口令校验、访问控制等方面的技术安全投入,一旦安全事故的“灰犀牛”来临,商家将丧失更多消费者

中国电信上海研究院物联网部视频产品总监曹宁呼吁,尽快出台在家庭视频监控领域的信息安全技术标准,通过技术关口挡住窥探隐私的“不法之眼”。

国内摄像头生产企业达数千家。他建议,大型视频监控生产企业和第三方技术平台商先行探索,逐渐确立家用视频监控信息安全技术标准,并加以推广。

“在互联网时代,每个人都要为自己把关。”北京大学法学院副院长薛军提示,消费者应当养成安全使用摄像头的习惯,包括阅读用户协议、安全设置密码、摄像头安装远离隐私地带等。如发现自己的隐私视频流出,要立即对侵权行为人提出停止侵害的要求,并要求平台删除相关的视频,用法律武器维护权益。

他还告诫,非法进入家庭摄像头,不仅侵犯个人隐私权,如有贩***视频的行为,还可能构成传播**物品的相关犯罪行为,甚至被追究刑事责任。直播平台的经营者或网络服务提供者,也可能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本站资源均来自网络,测试试用请在24小时内从你的电脑删除!如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 本站为信息化技术交流平台,与任何公司或个人不存任何分销或代理关系,不代理或销售任何品牌软件,请购买正版软件,支持国产软件! 相关技术服务需求,请页面右侧联系对应在线轮值版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用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本站所有软件来自于互联网,版权属原著所有,如有需要请购买正版。如有侵权,敬请来信联系我们,我们立刻删除。
W66N.COMW66N.COMX3.4 ©2001-2013 www.w66n.com 威尼共享版权侵权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