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赌王人生:尧建云:600万、两条腿、三根手指,赌王的代价不止家破人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10 13:54: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8年8月30日,在浙江宁波一所凌乱不堪的出租屋里,尧建云走了,死于癌症。

        人生结尾时,这个曾经的“赌王”收获了近乎一致的好评。曾经想要他命的人和仰慕他的人,排成两队站在他棺椁的旁边,献上了自己最后的敬意。

        从16岁南下打工,到后来的日进斗金,再到沉沦11年东山再起。鲜有人知道尧建云的人生里经历了怎样的浮沉。人生的前半场,他是一个赌徒。在短短的十年里,他通过大大小小数百个赌局迅速积累财富。高峰时,他眼睛不眨地买下了钱塘江旁宽敞的别墅,身价千万。

1.jpg

        但在人生的下半场,他成了一个废人。此前成就他的“赌术”被他统统抛弃。他开始频繁出现在公众面前,不断忏悔,反复劝说,只为赌桌上,能再少一个“倾家荡产”的可悲之人。

        两段截然相反的人生,被赌王尧建云活出了千百种色彩。如今斯人已去,重新审视“赌王”尧建云,你会发现,这是一个远比电影精彩的故事



        尧建云1963年出生在江西,幼年时家境贫寒。早岁不知人间事,他调皮、贪玩、惹是生非,连续被四个学校开除。

        在尧建云父亲的眼里,这个从小不受管束的儿子,从未给自己带来任何惊喜。终于等尧建云长到16岁,他决定送尧建云外出打工,希望儿子能明白生活的艰辛,努力拼搏一番。但另令父亲没有想到的是,在建筑工地上,尧建云并没有按照父亲的叮嘱认真工作,相反他却逐渐坠入了赌博的魔道。

        彼时年轻气盛的他很难忍受工地单调的生活,在每天晚上休息的时候,便会同工友挤在一起打扑克。由于牌技不精,尧建云打牌总是输,从几根烟,到几块钱。他安慰自己”小赌怡情大赌伤身“,输几块钱消磨掉一个晚上,尧建云依旧乐在其中。但就像《武林外传》中的六指琴魔所说:“赌博从来没有赢家,输了的想赢回来,赢了的想赢更多。”

        沾染上赌博之后,尧建云就再也没有停下过。

2.jpg

        从一个月的工资,到三个月的工资,尧建云像被逼急的野兽一样,越赌越输,越输越赌,直到输掉自己几年也赚不回来的钱后,他摊在工棚的床上,不知所措。

        在尧建云人生近乎绝望的日子里,一次偶然的机会,他认识到了那个改变自己一生命运的人,江西地下赌坛的“出千”老手杨红光。杨红光出身肖家帮,在解放前的上海,肖家帮是与青帮、斧头帮齐名的三大帮派。不同于青帮与斧头帮的黑道背景,肖家帮以“杂耍”见长,类似魔术。

        在肖家帮中,扑克手法玩的好的帮派成员,大多选择进入赌场做荷官,俗称发牌手。扑克牌在肖家帮手里,焕发了最大的魔力。他们能够将任何赌徒想要的牌发到他们手上,左右赌局的输赢。

3.jpg

        也是认识杨红光的时候,尧建云意识到所有的赌博,都不过是一场骗局。但输掉底裤的尧建云,眼神中却爆发出了一种异样的神采。从哪里输掉的,他要从哪里赢回来。

        一个头磕在地上,他软磨硬泡杨红光,想要跟他学习千术。端茶送水,伺候师傅起居,整整一个月。被尧建云诚意打动的杨红光,最终松口:“我打牌的时候,你可以站在我身后看。”此后一年,每逢杨红光赌博,尧建云都站在他身后,仔细研磨他的千术。从如何凭空变出牌,到如何换牌,如何藏牌,几个月的练习,尧建云逐渐参透其中的奥秘。同时,颇有天赋的尧建云在师傅的基础上,不断研究新的手法。

        在后来的采访中,尧建云对记者说:“老天爷注定我走这条路。为什么别人看不懂,我一看就懂了,天生干这个的。”也是从那时起,尧建云从一个站在赌场前服侍师傅的看客,逐渐成长为了能在牌桌上独当一面的老手,甚至可以独自外出打圈捞钱。看着不断陷入疯狂的尧建云,在他决定离开的时候,师傅杨红光突然将他叫住,送给他一句话:“江湖险恶,好自为之。”

        只可惜,那时的尧建云,并不能体会这8个字带给他的真正含义。

4.jpg



        在尧建云的记忆里,有一场赌博,奠定了他此后“江西千术之王”的地位。

        那时在江西省会南昌还没有名气的他,走进了一家高档赌场。开场第一句话:“我来自抚州,穷光蛋的地方,各位都是老板,我也玩不起。这样吧,一把牌见成效,我只带50万。”牌桌上的人没有把他放在眼里,但那一局,他赢了。没有出千,纯靠运气。50万变成了100万。本以为就此结束,对方却问了他一句:“还想玩吗?”发牌之后,100万变成了150万,尧建云又赢了,仍旧是运气。到了第三把,对方问他,你还要玩吗?尧建云客气地说:“好啊,但是对不起,轮到我洗牌了。”

        150万变成200万,但这次不再是运气。

5.jpg

        他缓了口气,跟对方说:“你今天不要玩了,三把牌我都赢了,这是天意,你脸上写了个死字,老天爷今天给我机会。”

        但赌到此刻,赌场早已变成了战场,赢家只有一个,输掉的人轻则倾家荡产,重则家破人亡。杀红了眼的对方几个电话打出去,借来四百万。那一晚,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尧建云发牌,没有输掉一把。50万,变成了600万,尧建云一战成名。

6.jpg

        但赌王尧建云也有失手的时候,比如藏牌的时候突然失误,牌掉到地上,他赶紧一脚踩上去,借口上厕所,粘着牌出门。再回到桌面时,他大喊一声,“牌少了一张,这里有鬼!”然后匆匆离场。

        赌桌上,除了手上的功夫,还得有心计。尧建云如鱼得水,凭借出色的身手,迅速积累财富。但这却不是尧建云的全部,真正让他声名鹊起的,是一种叫做“杀猪”的局。在上世纪90年代,江浙人通过下海赚到了人生的第一笔钱。赌场成为所有他们最爱光顾的地方。有赌就有输,有的人输钱了想赢回来,就需要找“枪手”。

        尧建云,就是最好的枪手。

8.jpg

        在接到客户通知后,尧建云需要换个名字,在目标人物周围买房居住,不时打探对方的消息,认识对方。混熟了之后,开始邀请对方赌博。

        枪手需要在最开始的时候假装自己不会玩牌,频繁的输给目标人物,等到越赌越大,最终双方杀红眼的时候,一招老千出手,将对方直接“杀猪”。

        那一把牌,足够对方输掉所有身家。

        牌局结束,他起身离开后一走了之,迅速卖掉房子,转移资产,只等最终与雇主分成。凭借精湛的“千术”,尧建云在江西各地的地下赌场翻云覆雨,封赌必赢,成为身价千万的富翁,过上了挥金如土的生活。



        1993年,靠着“杀猪”近乎神奇的牌技,尧建云成为当地最为知名的富豪。他娶到了一个年轻漂亮女大学生,收养了几个孤苦伶仃的孩子做马仔,在老家盖起了别墅,甚至开了一家豪华饭店。

        彼时他年仅30岁,正是一生中最为辉煌的年纪。但他不知道的是,赌场里,没有赢家能笑到最后。曾经赌博赠与他的一切,都将会在日后,统统收回。

        在尧建云女儿一岁的时候,南方传来了一场更为盛大的“杀猪宴”。此前他在珠海结识的一位打渔老板,在海上组局,邀请尧建云和“猪”加入,每人各代100万参加,最高赌资500万。对方与尧建云约定,赌赢500万后双方分成。

7.jpg

        但在船开到公海之后,尧建云逐渐发现赌局再难受自己控制,三个小时的时间里,他输掉了30万。他认定房间有问题,要求换掉房间并亲自发牌。

        在当晚结束的赌局上,尧建云不但赢回了输掉的30万,甚至多赢了60万。他爽快的约定与对方相遇第二天再赌。事情也就是在第二天发生了转机,在他刚登上船发完牌之后,站在他身旁的徒弟突然大喊:“他手上有假!”尧建云想跑,却被从旁边冲出的数位壮汉一棍打晕。等到尧建云再醒来时,他已经躺在了香港医院里,周围脱下的衣服满是血渍。

        他的右腿被截肢到了膝盖之下,左腿仅剩下膝盖处一小节。左手中间三根手指被斜着砍断,只剩下三块肉墩。

9.jpg

        对于曾经的“千术之王”来说,他输掉的不只是一场赌局、两条腿、三根手指,而是整个人生。

        整整5年的时间,人生几乎走到尽头的尧建云整日躲在家中。他怕曾经输给自己的人找上门讨钱,怕曾经听过他名字的人再找他出山。他甚至不剪发、不刮胡子,只怕曾经的对手认出。那几年里,他的父亲去世了,他不敢回家,妻子因为他情绪变化无常,终日吵架。巨大的虚无感和落寞感在尧建云头上萦绕。他曾试图自杀,从楼上掉下来没摔死,头上又多了一道伤疤。住在医院里的时候,拿刀割自己的动脉,被及时抢救过来,手腕上又多了几条伤疤。

        更多的伤疤来自心里,他找不到生活的意义,尽管银行里还有之前留下的存款,但他很难想象自己像一个废人一样,还有什么存活的意义。

        赌博曾赠与他的一切,最终他还是输了回去。

10.jpg

        1998年,生活走到尽头的尧建云离婚了,他把所有的家底都给了老婆,条件是把自己的女儿养大,希望她能读大学,距离肮脏的自己远一点。生活将这个曾经的赌王近乎逼到了死角,他揣着2万块钱,走出了家门。



        2000年,下决心不再赌博的尧建云组建了一个残疾人歌舞团。过程中,一个现场观众被他精湛的“扑克魔术”吸引,劝他去娱乐城表演“魔术”。

        在娱乐城的舞台上,尧建云将观众手动洗过的牌拿起,仅仅抽动几下,剩下的54张扑克牌便能全部猜出。他给现场的几位男士各发两张牌,根本不用翻看,就能准确地说出各方牌的大小,并且永远都是自己最大。

11.jpg

        所有的演出,尧建云一次一次的将赌徒们惯用的“千术”一招一式破解给人看,他在现场告诉所有人,赌桌上不管是一盒香烟,还是一枚戒指,都可能是作弊的工具。

        亲眼目睹赌场上的陷阱被一个一个揭开,现场观众既感到过瘾,又深深体会到赌场上机关重重、阴谋无处不在。演出结束,他向所有人讲述自己如何学艺,如何呼风唤雨,如何九死一生。故事的结尾,他开始向所有对赌博跃跃欲试的人讲道理:如果你仍在赌博,可能会落得和我一样的下场。你赌得过我吗?赌桌上尽是这样的高手。赌场没有赢家。

        在娱乐城消费的人中,不少是长久沾染赌博的老手,那些感同身受的人当场掉下眼泪。这样的效果娱乐城老板和观众都乐于看到,尧建云逐渐火了。

12.jpg

        2003年,尧建云离开了江西,在南方三四线城市巡演。

        他在舞台上讲述自己真实的经历,劝说那些被赌博彻底摧毁的人浪子回头。同时他亲自进入赌场,带着白光透视眼镜,先后在赌场破解赌局。那些赌场的老板视他为眼中钉,肉中刺。在湖南某市破解赌局之后,有人威胁要挖他的双眼,甚至有赌场老板花钱买他的命。

        他义无反顾地说:“这些并不可怕,只要一天能劝说一个人戒赌我也心甘了。”

13.jpg

        他奔赴北京接受央视的采访,在节目中苦苦哀求深陷赌博的人尽快抽身。赌场上满是陷阱奸诈,奉劝大家不要赌,不要把来之不易的幸福奉送给别人,不要有伤痛时才懂得去珍惜。

        他从不屈服,仍旧我行我素,用一次次的拆解和演示,扯了无数地下赌场最后一块遮羞布。在广东,参与访谈节目《打击赌博,刻不容缓-禁赌在行动》。厅长握着尧建云的手说:“人民会接受你,正直的老百姓会欢迎你,你在做一件善良而伟大的事情。”

        赌博从未有赢家,但曾经的赌王,在反赌这件事上,彻底赢了。

14.jpg

        2011年,电影《富春山居图》剧组想要找一个有点特点,善于玩牌的人。副导演辗转找到了尧建云。

        电影中他精心设计了自己的出场,先是反穿一双鞋,然后随着镜头上升露出全身。他器宇轩昂地走向刘德华,低声说了一句:“F让我告诉你,老佛爷不是你的目标。”最终那部电影拿下3亿票房,但并未给尧建云的生活带来任何变化。他仍旧辗转各地劝说那些从前身陷赌博地人迷途知返。

15.jpg

        翻看尧建云的人生履历,人们很容易从中找到一条清晰的分割线。那是一场赌博失败后,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故事;是一个赌徒幡然醒悟,用亲身经历去反赌博并取得成功的故事。

        曾经很多人劝他,出名了就可以东山再起,收几个徒弟就能重回曾经地巅峰。尧建云统统拒绝。他明白,自己要走的,不再是赌场上与人尔虞我诈的路,而是一条通往人心,劝善从良的路。即便这条路上充满路充满着挫折、悲伤和孤独,甚至会为此付出生命,但只要能有一个人从赌桌上走下来回归生活,他的努力就没有白费。

        在人生中最后一次接受采访的时候,他说自己最喜欢的扑克是2:“只有2空间最大,包容性最强,也最稳。”在自己家楼下的社区公园里,他学着《赌神》电影里周润发的样子,将牌一张张弹到草坪上,唯独剩下一张2。后来那位记者谢丁写到:他走到水池边,将牌轻轻弹入水中,转过头来说:“你们看,我刚刚这一个动作,就够写好长好长一个故事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用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帖子推荐:
客服咨询

QQ:592439202

服务时间 9:00-22:00

金蝶用友易助管家婆深度服务
 
QQ在线咨询
售前咨询热线
592439202
售后服务热线
243998158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