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39|回复: 0

如何儒雅地拍中老年男人的马屁?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9-22 09:17: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png

男人到中老年,大多会有点钱或权。

想把这类人的马屁拍爽十分困难,不顾夸相的彩虹屁是只有小孩子才喜欢的嘻嘻哈哈。

中老年男人除了因为年岁的增长而吃的饭多,一般来说都会有些阅历和见识,而且他们一般不缺人夸,并且可能早已被历炼得火眼金睛,以至于您刚撅腚,他们便知道您要屙什么;而且,甚至不排除他们当中的很多人靠的就是拍马屁上位,在这些人面前弄斧子,稍不留神便会露出您稚嫩的马脚来。

该如何拍呢?

《金瓶梅》第五十四回,李瓶儿病了,西门庆请了个任医官前来看视。任医官向西门庆吹嘘自己的医德与医术,说有痊愈的官宦家庭因感激他,送钱又送匾,“匾上写着‘儒医神术’四个大字。”

任医官对这块匾非常自豪,他的行为心态很能代表中国中老年男人的“拍马屁审美心理”。

首先,他特别强调,此匾由官宦人家赠送,这是来自官方的认可。

对于中老年男人来说,也只有这样的夸赞才是最有价值的,所以你可以看到现实中有很多专家宣称自己享受国务院津贴,退而求其次的则号称自己是马云、史玉柱、柳传志之类商界领袖的战略顾问,再不济的则是各种野鸡商学院的客座教授,最最不济的也是什么湖畔大学、耶鲁商学院的学员。

为什么?

因为他们在意光环的权威性!

这里给我们的启示是,如果你想拍某个中老年男人的马屁,首先要让他认可你的人格(设)。或许你不富不贵不权威,但也千万别留下逢人就跪舔的小角色印象。

3.png

其次,任医官轻描淡写地强调,有朋友来围观他这块匾,并且“说道写的是甚么颜体,一个个飞得起的。”

任医官不至于认不出这块匾用的是颜体书写,但他却表现得好像不知道。从所谓的朋友之口道出,为的是暗示:我压根就没注意看这块匾,压根就没把这块匾当回事,如果不是艳羡围观的朋友们提醒,我都不知道上面写的是啥。

这又是为什么?

因为他们在意光环的公正性!

这块匾非常尊贵,但这不是我任医官自己的评价,而是群众们雪亮而公正的眼睛共同见证出来的。

任医官借朋友之口把这块匾的精美程度描述得越是“飞得起”,就越是显得自己见惯不怪的天高云淡。

这里给我们的启示是,中老年男人“很要脸面”,你的夸赞一定要表现得如出自“公心”般的客观。

中国人在夸赞前习惯声明一句“不是面奖”、“不是夸您啊”,为的就是表明自己接下来那一番肉麻之言绝对是出自公心的公正,多少有点效果。

中国人还提倡背后夸人效果double,逻辑同上,但这一切都不如让对方相信你并不认识他的当面夸。如此一来,你所有“当面”的溢美之词在他眼里都成了纯公心的“背后”私论。(详见本公号第84期发布《论拍马屁,我只服你们都想不到的他》)不过这不适用于公众人物,你无法假装自己不认识马云,但是面对千千万万的张处、王处、张总、李总则是可以的。

4.png

最后,任医官还强调,“真正那‘儒医’两字,一发道的着哩!”

这块匾写的是“儒医神术”四字,一般人会更喜欢“神术”(这跟女人喜欢被称“女神”不是一回事),但任医官特别在意的是“儒医”二字。

哇!“神术”,多牛逼啊!这就是拍马屁高手和菜鸟之间的区别了。优质的夸赞,内容提炼一定要到位,甚至要让对方立刻产生“你懂我”的知己感,所以别夸那种人人都看得到的功名富贵和平易近人了,谁说谁俗,网传李彦宏复旦大学之行惨遭的那场花里胡哨的欢迎仪式是可以当做经典反面案例来提防的。

“神术”之夸便是存在这样的严重问题!

第一,太失实,夸得太过了就是明摆着的吹牛逼,容易招“杠精”:“人家说你有‘神术’,那你把那谁谁谁起死回生呗,我就是怀念那个啃树皮的年代。”所以,对于一个医生而言,“妙手回春”是顶限,绝对不能再往上夸了。

第二,孔子说,不语怪、力、乱、神。一个受传统教育的医官,老是跟神啊鬼啊的舆论搅和在一块,成何体统?一个无神论的人民公仆,无论他多么优秀,你也不能公开了喊青天大老爷、大救星,这是要犯政治错误的!

因为如此,任医官对“神术”二字并不喜欢,但那个“儒”字却拥有对中老年男人近乎通杀的魅力。

一旦过了相信人定胜天的年龄后,大概是经历了太多的世事无常,中老年男人中的绝大多数能够清醒地认识到自己在生命面前的渺小和无助,他们的形象开始油腻身体开始糟糕,他们的爱好开始放缓,他们越来越喜欢国学,越来越爱捣鼓笔墨书法,也越来越能够理解和接受儒家文化,以至于在审美心理上也越来越倾向于儒家提倡的“温柔敦厚”,所以中老年男人不可能会承受得住猛烈的彩虹屁,“神术”般的夸赞只会让他们感到羞愧、无地自容,甚至产生高处不胜寒的难堪。

5.png

然而,人这种动物又是极其需要表扬的。男人到中老年,不论文化深浅,不仅在审美情绪上开始喜欢儒家提倡的“温柔敦厚”,甚至在思想价值观上也开始越来越亲近儒家风范,而且这个“儒”字的积淀实在太多太多了。

一个人一旦跟“儒”字挂钩,那就是在不着声色地彰显其人有文化学识、有道德修养、有举止风度、有信念坚守,而且基本不会招致杠精和路线错误。

如果你遇着个商人,不得不夸,又没好词,不妨赞一赞他儒商;如果遇着个部队领导,不妨夸一句儒将,别管对方有没文化;碰着个医生,不论中西,一句儒医绝对通杀;逮着个张处、李厅、赵部,试一下儒仕吧,可能有点酸。实在不知对方做啥,奉上一句“您真儒雅!”妥妥的到位。

一个“儒”字之夸,看起来是那么得虚头巴脑、弱不擒鸡,但却又是那么得行稳质实、硬骨风流,看起来像是什么都没夸,但感受起来又挠在痒处得实爽,巴适得很!


相关技术服务需求,请联系管理员和客服QQ:2753533861或QQ:619920289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用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帖子推荐:
客服咨询

QQ:2753533861

服务时间 9:00-22:00

金蝶用友易助管家婆深度服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