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70|回复: 0

初创企业估值蒸发千亿美元 硅谷投资者更加理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2-2 22:54: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原标题:Silicon Valley Adjusts to New Reality as $100 Billion Evaporates The plummeting values of WeWork, Uber and other unicorns prompts soul-searching among investors
  网易科技讯,11 月 28 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从共享办公空间初创企业 WeWork 到打车服务公司 Uber,这些明星企业曾经大红大紫,但本年以来公司代价已经蒸发了 1000 亿美元。实际状况使得风险资本投资者对投资变得更加谨慎,也促使一些初创公司的高管们较业务增长更增强调公司的盈利能力。  

  以下是翻译内容:
  最近几周,新兴汽车租赁公司 Fair 和软件公司 UiPath 都缩减了自家规模。共享电动踏板车公司 Lime 已经调解了运营模式,向投资者证明它可以盈利。
  “我们仿佛在一个热闹的派对上玩了五年,现在有人把灯打开了,”克里斯·杜佛斯(Chris Douvos)说,他的公司 Ahoy Capital 投资风险投资公司和初创公司。“我们都在调解自己的眼睛,没有人知道接下来的夜晚会怎样。这就是硅谷现在的感觉。”
  投资者说,初创企业仍然现金充裕,而且利率处于历史低位,私人市场代价不太大概出现进一步大幅下滑。不过,公司代价损失的规模之大给风险资本行业带来了多年未见的不确定性。这也促使一些投资者进行自我反省,并呼吁管理层增强公司治理。
  企业家、风险投资家和初创公司顾问均表示,现在融资生意业务必要的时间更长。风险投资家说,仅仅六个月前,一家消费技能公司完成融资生意业务还能在一两周内完成,现在却必要一个月以致更长时间。为初创公司首席执行官及其董事会提供咨询服务的亚当·J·爱泼斯坦(Adam J. Epstein)说,那些筹划融资 8000 万至 1 亿美元的初创公司现在被投资者告知,他们的预期应该在 2000 万至 3000 万美元之间。

WeWork 位于纽约曼哈顿的办公空间。该公司估值的急剧下降已经波及到所有的私人科技公司。

  当 WeWork 母公司 We Co. 提交上市申请,详细披露出巨额亏损、松散的公司治理方式和多重利益冲突时,WeWork 的固执下滑尤其令人震惊。在最近一轮私募融资中,We Co. 的固执高达 470 亿美元。而当上个月日本软银集团出资救助该公司时,其估值仅为 80 亿美元。
  目前 Uber 市值也比 5 月份首次公开募股(IPO)时的估值低了约 330 亿美元,而 Lyft 自 3 月份上市以来已经损失了约 100 亿美元的市值。电子烟公司 Juul Labs 本月早些时候表示,将裁员约 16%。其最大的投资者将 Juul 的估值减少了 140 亿美元,此前 Juul 在监管部分的打压下搁置了其最脱销的电子烟产品。
  爱泼斯坦说,“每隔几年就会给人当头一棒。”“WeWork 对融资市场的影响是巨大的。我亲眼所见。”
  据投资者说,在过去两个月与风险投资公司的聚会会议上,一些有限责任合伙人再次表达了对收回投资的担忧。基金管理公司和 IPO 研究公司 Renaissance Capital 的数据表现,本年第二季度至第三季度,美国的 IPO 数目减少了三分之一以上。据数据公司 PitchBook 的数据,本年第三季度,所谓的“独角兽”初创企业(即代价 10 亿美元以上的初创企业)融资数目和这些融资的平均美元代价降至 2018 年第二季度以来的最低水平。

共享电动踏板车初创企业 Lime 预计在 2020 年实现盈利。

  如果投资者选择对企业施加更严酷的控制或要求,效果会很快显现出来。
  消息人士表示,由于现金消耗巨大,加之来自竞争和监管方面的挑战,总部位于旧金山的 Lime 上一轮融资引起了投资者的极大质疑,以至于公司本年第一季度结束的上一轮融资所耗费时间是公司高管预期的两倍。现在 Lime 已经将精力更多集中在城市业务的盈利上来。这位人士说,Lime 在一些城市已经实现了盈利,部分原因是提高了电动踏板车的耐用性和维修速度。这位知情人士还透露,公司高管让心存疑虑的投资者参观了他们的仓库,以展示新的服从。
  该人士还说,Lime 再次开启融资,盼望在 12 月或 1 月之前筹集到数亿美元。除此之外,该公司还筹划更多依靠债务来为其电动踏板车提供资金。Lime 表示到 2020 年,在扣除税收等特定支出后,该公司预计将实现盈利。
  投资管理协会(Investment Management Associates Inc.)首席执行官维塔利·卡策纳尔森(Vitaliy Katsenelson)将当前的环境比作 20 年前互联网股票的调解。
  “我们正处在互联网泡沫 2.0 时代,只不过它不是发生在公开市场,而是发生在私人市场。”去年 10 月,卡策纳尔森的科罗拉多投资公司抛售了其所持有的软银股份,原因是对这家日本投资者筹划设立的第二只愿景基金心存疑虑。
  在这个过去 10 年都在蓬勃发展的行业中,即使是细微的收紧迹象也会让人值得注意。根据 PitchBook 的数据,美国每年的风险资本投资从 2009 年的 270 亿美元跃升至 2018 年的 1380 亿美元。
  总部位于纽约的 UiPath 是一家向企业销售自动化软件的初创公司。该公司发言人说,由于重新关注盈利能力,该公司 10 月份解雇了约 400 名员工,不过她说 UiPath 仍在招聘。知情人士说,裁员是在该公司未能实现投资者此前预期的某些目的之后进行的。
  总部位于加州圣莫尼卡的汽车租赁公司 Fair 上个月裁员约 290 人,干系补偿只有一个月的工资和一周的医疗保险。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该公司将 3.8 亿美元融资的大部分投入到营销、招聘、房地产和其他增长筹划上。由软银千美元愿景基金支持的 Fair 主营业务是购买汽车,并将其出租给消费者或者是为 Uber 打工的司机。后者也是愿景基金所投资的企业。

  Fair 近况凸显出许多投资者曾热情支持的以业务增长为重点的计谋风险。公司前雇员说,在 Fair 位于佛罗里达州的业务中,高昂的代理费没有被正确计入汽车成本,导致该公司一个季度亏损约 30 万美元。他们说,Fair 有近 60% 的汽车租赁业务都处于难以为继的状态,原因是 Fair 为这些汽车付出了过高租金,但却以较低的价格将它们租出去,而且当客户不再付款时,Fair 也并不总是收回这些车。
  据 Fair 前雇员透露,在 WeWork 取消 IPO 前后,Fair 前首席执行官斯科特·佩特(Scott Painter)去软银要求提供更多资金时,软银派了一个审计团队前往 Fair 总部,对公司的财务状况进行联合检察。
  在 WeWork 出现危机之后,软银正在争取缩短实现盈利的时间,并为其投资的初创企业寻求更严酷的治理标准。
  仍担任董事长主席的佩特正在寻求更多资金以维持公司的正常运营。仅仅不到一年前,软银对 Fair 公司的估值还高达 12 亿美元。(辰辰)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用户注册

x

相关技术服务需求,请联系管理员和客服QQ:2753533861或QQ:619920289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用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帖子推荐:
客服咨询

QQ:2753533861

服务时间 9:00-22:00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