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31|回复: 0

第一代互联网远程上班的人,已经躺赢12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3-19 15:59: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自述/Jarod、Natália、Lallas、方勇    编辑/倪楚娇
  来源:一条(ID:yitiaotv)
  有人预言,
  2020 年将成为中国远程办公的元年。
  实在早早就有一批人在这样实践了,
  他们称呼本身为“数字游民”,
  不限于居家办公,
  只要有电脑网络
  他们甚至一边环游天下,一边工作。

上:Jarod,Natália   下:Lallas,方勇

  我们采访了 4 位来自中国的数字游民:
  Jarod创建了“数字游民部落”的付费社区,
  一边产出内容,一边走遍了 30 个国家
  Natália开了一家“云公司”,
  提供远程资产配置咨询,
  同时雇佣坐标在天下各地的员工,
  使用地理套利,赚着美元花马币。
  Lallas辞去了高薪工作,
  一边在线给门生培训英语,
  一边走遍了美国和拉美;
  方勇居家办公 12 年,
  却丝毫不感到孤独,练就一身沟通技巧
  正在努力创造“睡后收入”。
  怎样使用互联网赚钱?
  边旅游边工作,真的可能吗?
  怎样确保通过网络创建的关系是靠谱的?
  这种生活方式的抗击打能力强吗?
  假如我也不想上班了,第一步该怎么做?

  “拥有 100 万,和活得像有 100 万,
  是完全两码事”
  Jarod,35 岁,男,内容创业,已游民 5 年
  看我的生活,很多人会以为我巨有钱,全年都在旅游,去了 30 多个国家,每天花 80% 的时间在阅读上,好像从不工作。但实在我现在赚得比之前有工作时都少。
  拥有 100 万美元和活得像一个百万富翁,这是完全差别的两件事情。很多人赚得多,但时间完全不自由。我认为,时间也是一种衡量财富的标准。
  我的第一份工作比力特别,在非洲乍得和喀麦隆接壤的一片广袤的热带草原上,做石油勘探工程师。连续工作 28 天,然后休假 28 天。
  每到休假,都可以跟公司申请买到全天下任意一个地方机票,积聚了不少旅行经验,也打开了我的国际视野。
  我的第二份工作就职于国内一家上市民营企业,被外派到迪拜做市场推广的工作。每天和上司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只要他提出要求,哪怕是半夜我也要继续工作。
  想到即便我升职到他的位置,他的生活也并非我想要的,而他上司的生活我也见过,也没什么可羡慕的。
  那是 2015 年,我 30 岁,感觉已经看破了职场,就刻意辞职。

Jarod 在墨西哥卡门海滩

  实在我大学刚毕业的时候,就看到了一本书《每周工作 4 小时》,这是所有数字游民的圣经。但其时没有资历,也没有存款,就只能先去上班。
  30 岁那年,我攒够了至少三年不用工作的钱(别用一线都会的耗费程度来估算,实在让本身活着并不费钱),回到内蒙古老家开始内容创业。
  从零开始学,包括怎么做网站平面设计、写文章等等。第一笔收入来自知乎的一个高赞回答,我分享了“雅思口语获得 8.5 分”的经验,就有很多人付费来找我咨询。所以我现在一部分的内容创作,是关于英语学习的。
  另外一部分是记录下我怎样成为“数字游民”的过程。我应该是中国最早开始推行这种生活方式的人,所以只要搜刮“数字游民”,就会找到我的网站和社群,已经成为了我的一种品牌。
  现在收入一共来自三方面。一个是付费的社群,现在差不多有 1000 个付费的会员,我会为他们提供数字游民或者英语学习的相关咨询。二是做产物推广的佣金分成。另外是一些投资的收益。

Jarod 和妻子在波兰

  我妻子是波兰人,我们是在内蒙古熟悉的。她完全是受我的影响,现在也开始做内容,另有一个电商网站。
  现在的生活更像是很多人空想中退休的状态,真的没有考虑太多“奋斗”。每天反正可以睡到自然醒,花 80% 的时间在阅读上,抽 1 小时整理笔记,由于我需要大量的输入,才能输出好的内容。积聚几天,就会写一篇文章。
  当你已经有肯定的内容储备,就像你前一天已经下好了多处渔网一样,所有的网都没有鱼的概率是非常低的。所以不用去担心,我今天没有工作,就没有收入了。
  绝大部分数字游民的热点都会,一个人一个月有 1000 美元就可以生活得很好,大概 6000~7000 块人民币的样子。
  现在我们正在哥伦比亚旅居,英语也不是特别好用,所以在学西班牙语,每周去健身房三次。刚到一个完全陌生的都会,会留出1~2 天的时间去打卡一些景点,或者去周边一日游。
  有时候就是漫无目的地在大街小巷走一走,看当地人聚集在一起吃什么,然后本身坐下来也尝一尝。
  在都会的选择上,起首网速、底子办法不能太差,其次就是物价要合理、天气要好。东南亚特别受欢迎,有海、有山。
  保加利亚有一个地方叫班思科,冬天是滑雪胜地,炎天险些没有人,所以数字游民就会在炎天去当地,以非常低的价格生活。要让本身赚回来的钱,真正帮你实现本身想要的生活。

  “我开了家‘云公司
  学会地理套利,让钱更值钱”
  Natália,27 岁,女,金融咨询,已游民 2 年
  我从小结果很好,是别人家的孩子。大学毕业后,就在香港的一家咨询公司工作,高薪又面子。但是我就是不太开心,好像没有很自由。
  有一次在新加坡旅游,遇到一个来自德国的博主,他说他这 7 年来,从来没有工作过,完全依赖网络赚钱。他提到了“数字游民(digital nomad)”这个词,我回家就开始搜,原来已经有很多人在这么做,而且也不乏中国人
  为了测试可行性,我先尝试了一下远程办公。当我发现,即便在柬埔寨旅游,依然能和国内的客户无障碍沟通时,我觉得这条路应该走得通。于是我辞职,跟一个朋友合资开了一家做海外资产规划的公司,为客户提供线上咨询服务。
  刚创业的前三个月,实在收入挺少,差点有想过放弃,但又实在不想回到办公室的无聊生活。其时选择了去越南住一段时间,思索该怎么解决,却误打误撞开始了地理套利之旅。
  相比深圳、香港,越南生活性价比非常高,一杯咖啡只要 10 块钱,原来换个国家生活可以更省钱。大概很多人认为呆在家最省钱,但思维很难被打开。


Natália 的一样平常

  我觉得做“数字游民”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实现“地理套利”。
  1. 货币套利:我赚的钱有人民币、美金、港币、欧元,但是我现在在马来西亚花的是马币,就很爽!住上了市中心一个两层的别墅,另有小花园!租金只有人民币 4000 多元。
  2. 薪水套利:我们的公司是一种很松散的存在,它不再是一个办公室和一群日日见面的同事组成的。我们约请了一些东南亚和外高加索国家的人,他们的工资可能是国内人的一半甚至1/3。
  雇用神器 UpWork 可以一键接触全球的人才库,还可以设置大概的价钱和国家。
  我曾经踩过的坑就是不要请印度或者巴基斯坦的人(略有舆图炮之嫌,但我的体验确实不佳)。虽然便宜,但效率基本是不存在的。没有面对面的沟通过,就需要挑人技巧,好比可以看过往雇主对他们的评价,或者给简单的任务测对方程度。
  也完全不用担心给了钱就跑路的现象,全程在网站上操纵,还可以选择先支付定金(比例自定义),然后按完成差别的任务举行分步“确定付款”。

Natália 在格鲁吉亚

  3. 美元定存的套利。由于我个人对数字特别敏感,之前在越南我就去遍了全部银行,看他们银行利率。
  现在我发现利率最高的是在亚美尼亚,美元 1 年的定存利钱大概在 3.1~3.4%,格鲁吉亚大概是 3.25%。但国内基本只有 1 点多,在某些欧洲国家甚至是负数。这种最简单的地理套利投资方式,我也常在网站上与大家分享。
  4. 人种套利。在亚美尼亚的时候,纵然没有化妆,都有很多人想找我聊天,由于那里太少亚洲脸了。
  在游民的社群里,亚洲人很少,中国人就更少了,所以挺轻易突围而出的。当其他国家的游民,想在亚洲或者中国找些什么东西,他们会第一时间来问我。一来是一种交友,背后也是商机。

Natália 在亚美尼亚的住处

  给客户做资产配置,真的需要他们充实信任我们,但又是远程服务见不到面,这确实是一个问题。
  但问题注定得被解决的,我自建了一个网站记录我的个人成长和在各国的见闻,包括各种不为人知的投资机会。现在写了有 2 年时间,慢慢就塑造了我独有的个人品牌:常年在地理套利的文艺金融女。
  另外,我会格外注重服务的细节和品格,例如老客人曾经提及到某个国家,但我们暂时在那里没有具体业务的话,我会主动分享靠谱的资源给客人,感觉就是一样平常一些小细节,所以老客人一直会先容给身边的朋友。在这行,口碑还是最重要的。

Natália 的一样平常

  这 2 年我走遍了整个东南亚、以及外高加索区的一些小国家。很刺激,也很想知道本身的能力到底能去到哪儿。
  初到某个国家的时候,我一般第一时间入住民宿,去附近超市买日用品,购入手机卡,实在就差不多了,再逛逛附近有没有咖啡馆(我喜欢在咖啡馆工作),这对我来说基本就“安定”下来了。
  当数字游民最大的挑衅是,真的要学会享受孤独。当整个天下都在朝九晚五,你一个游民,还是创业游民,是很孤独。
  选择朋友也很难,你要找到一个时间那么自由的,又喜欢的,兴趣爱好一样的,外貌也要可以的,真的超难。而且数字游民都比力专注投资源身,不太想妥协的,要在这个群体中寻找,也是挺困难的。

  “游民的生活,让我逐步走进本身的内心”
  Lallas,27 岁,女,线上教导,已游民 3 年
  我的“游民”状态是从 2017 年前开始的。其时我辞去了国内高薪的工作,走遍了美国和拉美。所有的米饭钱,都依赖“线上教学”获得。说简单点,就是通过视频,1 对 1 辅导国内门生英语,主要教授托福雅思。
  “数字游民”中的“游民”两个字可能会被误解为——一种逃避的、不负责任的、漫不经心的、放弃人生意义的生活方式。
  我认为恰恰相反,我们实在是最常思索人生意义的一群人。
  我曾经为了患有乳腺癌晚期的母亲,过了 4 年“标准人生”,那段日子就像快进,就特别想让妈妈看到我毕业、工作、结婚,看到我发光发热,见证我人生的每一个重要节点……
  所以大学毕业后,我就在上海教托福,成为一个拿着高薪的教师,就是为了让母亲骄傲。
  但是渐渐我却没有办法让本身骄傲了,我觉得本身成了一个只有输出没有输入,沦为了一个资源和教书的工具。

Lallas 和短期项目的同学们

  于是我辞去了工作,申请了美国一个短期教导项目,和来自全天下的 20 多个门生一起学习。
  每一个人都是带着本身的项目和改变天下的愿景来的。好比一个乌干达的同学,他的一个好朋友由于在家里整夜熬豆子,简陋的炊具产生许多有毒气体,朋友一家吸入了一氧化碳后全部去世了。于是,他就想做一个室内氛围净化器,让非洲人民免于这样的苦难。
  这段履历实在再一次坚定了我对工作的意义、人生的意义的认知,就是要在有限的生命里努力创造一些价值,对社会和他人产生一些积极的影响。
  项目竣事以后,我又去拉美做了几个月背包调研,想要探索一下旅游和教导相结合的可能性。
  这期间的米饭钱、路费,都是靠远程英语辅导。我从来没有打过广告,生源都是亲戚朋友主动先容的。惭愧地说,也从来没有认真做过财务上面的规划,饿不死就好了。
  我一般一段时间只接一两个门生,工作并不是我生活的中心,纯粹是为了支撑我的生活方式所必须要做的投入。而且我真的物欲超低,可以过极简的生活,并不需要很多钱。其时候可能每周工作不凌驾 10 小时。

Lallas 在哥斯达黎加

  有的人会问我,我的这段游民的履历,是不是“gap year(隔断年)”,终极我依然要返国,找一个正经的工作,维持生活?
  我认为它的意义是,让我在探索天下的同时能真正专注在本身身上,看到了全新的生活可能吧。
  这种方式,可以是过渡的,也可以是恒久的。我在美国的导师,他做了整整 7 年游民,一直在举世旅行而且打的都是零工,到处做服务生、潜水锻练之类的。
  “数字游民”是在有限的时间里把生活过到极致的人,而不是说,等我退休了,我再好好生活、好好体验。
  虽然我喜欢地理上的流浪,但内心还是很渴望家庭带来的稳定和舒适,所以现在早早完婚了,丈夫也陪我天涯海角东奔西走。
  由于疫情,我刚刚从东南亚逃回杭州了。现在的这份工作是远程办公,团队都在美国,我负责前文提到的项目在中国的招生和推广。
  我不会说“数字游民”的生活方式是更轻松的。它不是适合所有人的,它需要你突破舒适区,更重要的是,你已经明白了你真正想要的是什么,或者至少你知道你不要什么。

  “数字游民也有高下之分,
  创造被动收入,才是王道”
  方勇,38 岁,男,网站开发,已游民 12 年
  我和大部分人想象的“数字游民”不一样,但却是个 100% 的游民。我比力稳定地生活在昆明,而不是浪迹在天下各地。我从事网站的设计与开发,已经远程办公有 12 年了。
  我和老婆是丁克,她有一份坐班的工作,时间上没有很自由,所以我们每年出国旅行 2 次,每次 2 星期左右。
  从 2008 年开始,我远程为一家美国企业工作,主要开发大型企业级的网站。
  我是一个比力喜欢独处的人,没有太多社交的需求,所以居家办公也不会很难受。对我来说,和远在美国的同事线上见见面,就够了。
  每天早上7:30,喝完 2 杯意式浓缩咖啡以后,我就会在书房开始工作。工作到中午,然后本身用饭,下午再工作两三个小时,基本就停了,就可以做一些本身喜欢的事情,活动一下,或者是看书。

方勇最爱去海岛度假

  在沟通方面,实在我觉得远程的音频、或者视频沟通和面对面沟通没有太大差别。但在用非即时的沟通方式上,好比发邮件,再加上有 12 小时的时差,需要特别注意。
  总结下来,就是要殷勤、“啰嗦”一点。好比今天我发一封邮件给我美国的团队,是给他一个网站的链接,但是打开链接需要有密码的。我不能“以为”他知道密码,肯定要把密码写上,然后再告诉他,假如这个密码用不了的话,你再试一下另外一个。
  假如我不这样子做的话,我发完邮件,就去睡觉了。他那里醒了,发现打不开,他就做不了事情,就会浪费一整天的时间。
  另外远程办公,也是推荐要定期见面的。有时候我也会去美国,和他们见见,不能永远远程。

方勇在新西兰

  这样的状态连续了 8 年后,我觉得不能再这样卖本身的时间了。这份工作虽然地理上的限制被冲破了,但时间上依然不敷自由。
  所以现在除了继续为他们做一些活之外,我还在开发本身的网站,其中一个就是帮助那些想去海岛旅行的人,在众多的海岛中选择最适合他们的那一个,并能轻松找到署理或其它途径完成旅馆预订。
  当网站成熟以后,需要我运营的时间就很少了,但收入却会源源不断地来。这样的收入我们称之为“被动收入”。
  我个人是希望被动收入的比重会越来越大。
  实在数字游民也是有等级之分的。自由职业者、远程办公都属于初级的,偏高级点的数字游民的话,他们是卖本身的知识、内容、代码、软件,这些是可复制的,都是被动收入。

Jarod 在泰国北碧府

  作为最早践行和推广“数字游民”的中国人,Jarod 有点像这群人的队长。对于这种生活方式所带来的种种问题,他做出了逐一解答。
  Q:一条
  A:Jarod
  Q:什么是数字游民?
  A:第一,你的收入是完全不受地理位置限制的,是线上的收入。第二,你能够真正地去享受不受地理限制所带来的红利,你可以自由移动。不需要在特定的某个时间、在特定的某个地点出现。能到达这两点,就可以称之为数字游民了。
  中国互联网发展特别快,这次新冠病毒实在也让大家看到了,很多人已经具备了第一点。但由于种种原因,可能没有勇气、外语不好、很难走出舒适圈、被房贷绑住了……而没有去实现第二点。我就是想帮人们开启第二点。
  Q:数字游民都是怎样的一群人?
  A:以 80 后、90 后为主力,男性会多于女性,有一大部分人是步伐员转型而来的。绝大部分人的英语都很好,受过良好的教导,对生活质量的要求也很高。很多人实在是放弃了高薪职业,甚至是来自华尔街和硅谷的。就是一群不只有面前的苟且,另有诗和远方,另有故事的人。

Jarod 在内蒙古乌兰布和沙漠

  Q:在国外长时间旅居,怎样解决签证问题?
  A: 实在南美这边的国家,还都比力宽松。像墨西哥,直接入境就给半年的时间,而且你出境待一个礼拜,然后再回去,又会给你 6 个月的时间。
  像泰国的话,你可以去办泰语、泰拳的教导签证。巴厘岛可以通过落地签,然后再续签的策略,一次也可以在半年的时间。
  Q:这是一种恒久的生活方式吗?假如有了孩子,还能继续吗?
  A: 我们也见过一些带着孩子的数字游民。我有一个朋友,他有两个女儿,他会在全天下选2~3 个固定的点,他对这些地方非常熟悉,好比哪儿去租房,孩子去哪上学,都已经打理好了,所以可以很快地举行切换。
  他们家现在半年的时间在夏威夷,半年的时间在澳洲。这两个国家的公立学校都可以免费插班,包括外国人也可以。他的孩子就半年在这边上学,半年到那里上学。
  这次我出来,实在也带了一个这样的目的,就是去帮本身选未来的固定的2~3 个点,也可以举行这样的一个轮动。

Jarod 在参与墨西哥亡灵节

  Q:这样的“游荡”,对你的意义是?
  A:这是一种体验啊,我就是想要感受差别的风土人情,吃从来没吃过的东西。另外季候对我来说也非常重要,可以 365 天享受本身最爱的天气。
  Q:作为“数字游民”,你都面临哪些质疑?
  A: 很多人认为这只适合西方人,由于西方的福利待遇好,他们就算最后什么都不干,也可以吃饱饭。
  这是一种误区,但凡是想要成为数字游民的这帮人,都是有能力有追求的人。就像我,就算这件事没有干成,最差还可以去学校教别人雅思口语。
  很多人就会说这样做是不负责的,父母都没有人管。但是现在在异地上班那些人,他们每年只有反复机会可以看父母。但是我可以随时去看我的父母。

Jarod 和妻子在巴厘岛

  Q:怎样保证这种生活方式的抗击打能力,有交任何社保、购买保险之类的吗?
  A:本身买商业保险。退休金的话,我本身专门开一个小的账号,然后以基金定投的方式把这部分钱放在这内里,至少会产生非常稳定的回报。
  Q:做游民,需要具备什么能力?
  A:自学能力最重要。现在你想要学任何技能,都可以在网上找到免费的教程,一点不比付费的质量差。
  英语很重要,由于互联网上凌驾 50% 的内容都是英文的,中文的内容只占2% 左右,这就已经决定了你能接触到资料的丰富程度。  
  我认为“数字游民”的门槛还是挺高的。光学习能力、英语能力,至少可以砍掉 99% 的人了。
  Q:既然 99% 的人无法成为数字游民,那这样的生活方式可以带给我们哪些启发?
  A:大部分人都可以从远程办公开始,至少解放本身的通勤时间。很多人每年的通勤时间加起来比本身的年假还要长,而通勤带来的焦虑已经被权威医学研究证明是会让人减寿的。
  很多人轻易陷入一个循环:我去一线都会是为了赚更多的钱,但生活在一线都会本身就要花更多钱,这就陷入了一个死循环。假如还买了房,就更是跳不出来了。
  想象一下假如可以远程办公, 即便离开了一线都会去别的地方生活,依然可以拥有高薪,还能带动其他都会的经济,而那些无法远程、不得不留在大都会的人,也能过得更好。我认为这是一件双赢的事情。

Jarod 在墨西哥

  Q:假如我也不想上班了,怎么办?
  A:先从裸奔资金入手,这是给你决定权的第 1 步。当你有债,你就不是一个自由的人,至少给本身预留 1 年的米饭钱吧。
  背面要怎么做,选择太多。我推荐所有人去看《每周工作 4 小时》这本书,会给很多人特别大的启发。
  Q:哪些职业是适合“数字游民”的?给大家一些启发吧!
  A:我非常尊重的一个硅谷投资人 Naval 曾有过一个推测:旧时代,创造财富的杠杆是劳动力和资源,新时代的杠杆是内容和代码。
  你可以通过写代码,创造一款帮助人们解决问题的付费软件/服务。也可以创造一个连续为受众提供某种正面价值的自媒体,然后通过带货或者广告的方式赚钱。
  这两个是我比力推许的,终极把你带到被动收入的一个方向。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用户注册

x

相关技术服务需求,请联系管理员和客服QQ:2753533861或QQ:619920289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用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帖子推荐:
客服咨询

QQ:2753533861

服务时间 9:00-22:00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